毛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比想象的成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0:09 阅读: 来源:毛领厂家

如果说500M就是我的脑存量那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写作的原因只有定期清除缓存我这台还不算老式的机子才能勉强正常运行。断断续续着写作的工作却也只是原地踏步在群里混成个潜水大师的死尸却在大三下半年的某天意外的多了个弟弟。。

“呆呆姐”熟悉的称呼从车站出口传来响亮而特别的称呼惹来不少的注视受不住注视的压抑没忍住向后缩了缩脖子。我看着逐渐走近的人儿短发却不失个性平淡的脸框着一双极为特别的眼目。人儿越来越近我不得不仰起整个90度我后退了两步以好降低仰视的度数。

“呆呆姐”城述——也就是眼前的人儿微微蹙眉嘟嘴“我是那种不会为人着想的人吗”说完半蹲与我平视。

看着眼前顶着两颗认真眼珠的厮憋了半天才整理过来只得苍白的咆哮一声“滚。”我其实是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准确的来说这是我的磁场只不过是应对了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罢了。

“我这么为你着想”说完已是一副委屈的模样那双特别的眼目让人忍不住多看他盯着我我也看着他。

“演完了没”我直接忽视他所有的表情包语气冷淡。

“呆呆姐炸毛起来真是像极了我家的呆子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蹂躏。”他眼里溢出的精光让我明明白白的了解到他并非玩笑。我连忙侧头但还是没能逃过魔爪的作乱顶着犯案后的一堆杂毛心里滋味难诠只得包着一腮帮子的闷气。或许本就处在两个视线界笨拙的我竟一丝也没有察觉到他眼角挑起的笑意。

“呆呆姐没有自己的车”他那一丝的不可置信让我有点犯梗尽管知道只不过是无心一句却逃不过作祟的自尊心和仅存捍卫的面子。

“搞的你的好像自己掏钱似的”话里带着讽刺说完就被后悔淹没了我不好意思去看他站在哪里上也不是走也不是的干杵着我讨厌这幅嘴脸的自己丑陋不堪。

“姑娘还上不上车。”司机朝我大声唤了一句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缘故感觉车里异常的沉静偷偷瞄了眼身边的城述安静的看着窗外于是更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一份尴尬了。

“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了你睡右边的屋”这份尴尬一直持续到进家的那一刻可是城述一点也没有回答的样子这样的气氛让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我想道歉却怎么也张不了口脑里示演了好几遍然而看向陈述的那一刻又全化作了空白。

“我们这算同居吗”城述左手捏着下巴认真的说了一句。

“啥”我还在纠结怎么说出那三个字对城述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听瓢了。

“你这耳朵该修修了”只见他摇摇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你咋又知道”我掏掏耳朵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这才静下心来。想来城述打电话说过来还是7月十号的事想也不想就应了可现在真心………后悔啦却也只能是在心里洒泄。

这一下午过来总觉得是魂不附体的不自在总是忍不住的在意。城述这厮倒是挺自在的全然没有一点不在自己家的生熟感。

“呆呆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城述走到了面前盛满冰淇淋的勺递到了眼前。

我看着盯着我不动的家伙我不动他也不动。“不累吗你”在我看来他的行为纯属的有病。

“你吃啦我就不用举着了”说的还挺认真的其实不就是一口冰淇淋却不知为何总觉得他送到嘴边的冰淇淋不是那么好吃的。

我没动口犹豫着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理由直到冰淇淋就要化掉我才急急忙忙的含住。城述这家伙这才满意的收回勺子。

“呆呆姐还真是意外的多才多艺啊”对着一桌子的菜好一会他突然蹦出那么一句来。

“什么叫意外我这是实打实的有才干好吗真是一桶冰淇淋连智商都冷冻了你。”我喜欢杠任何敢同我抬杠的人。

“说的你的好像解冻了似的。”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啦好不开心的样子真叫人牙痒痒。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家里知道你在我这里不我可不想挂上个拐骗儿童的头衔。”我突然想起一直没问的问题。

“十八岁在法律上已属成年真是没文化真可怕。”

“我说真的了”我盯着城述传达我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我喜欢欢快的交流但该认真的事情也毫不含糊。

“他们不需要知道”脱掉包裹的外套他眼神认真的有力没有看我就好像我也不需要知道一般。听出了问题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却问这个问题我搓了搓碗里的米饭犹豫再三还是多了句嘴“不管如何还是说一句的好免得……”未说完的话卡在他放下的筷子间。我没想到他会生气我收住嘴看着他回房的动作。

迫于生活的压力没能带陈述玩上什么就不得不置身于工作陈述没有多言乖乖的留在家里让我有着摸不清他到这里的原意只是为了逃离父母的范围可是又无从证实。

拖着疲惫身体回到家里漆黑一片我急冲冲的冲到城述的房间没见他人影的一刻心里漏了好几拍留意到他背包还在才平静下来。想想我去了自己房间果然莫只不知名的生物此时正在我那粉色的小窝打鼾。见他熟睡的容颜只好作罢心里却将这一刻留了底浮影挥之不去。

人与人的相处会随着时间抹去所有的菱角不知道什么时侯我们熟悉彼此的存在一起购物、争零食、搭肩靠背、偶尔喂个吃的温水煮青蛙的缓慢过程我竟一丝未曾察觉。

“那是我的”苍白的咆哮对城述并未起到任何的作用几天的相处已经让他码透了我挑着眼皮看我苦苦的挣扎如同天与地的差距怎么也跨不过。过大的差距我整个人加起来也只是他的一半我气的不行而他却是玩的不亦乐乎。猫与老鼠的游戏让我有些生厌。重点是我永远是那只鼠。

“然后了”城述全不当一回事我的话就像我本人毫无震慑力就是因为深深了解到这一点才能坦然地面对城述此刻的挑衅。

“别忘了狗急了还会跳墙”我能做的也就只是逞嘴皮功夫我本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发展的趋势总演变成这样的结果我自认为我已经很尽力的在纠正这一切了。

“呆呆姐居然是兽不过我不会嫌弃你的”最让人咬牙的莫过于说出这样话的人还一副我是好人我是对你好的嘴脸我不会讨厌好像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真的狗跳墙了饥饿如狼扑了上去单手箍着陈述的颈部原想克制住他却不想整个人挂再他身上。或许是让着我有或许是怕伤到我他并没有太多的动作一味的闪躲。我脚只能勉强垫着根本没法使力一个踉跄就压了过去。

心跳快的有点雷人强力镇定下来我抬起头视线同他相撞撞的有些头晕“好尴尬啊”我憋了半天才憋出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来说完我也后悔了不敢去看陈述因为对方可能在笑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逃离。

“在我上面是不是特自豪”城述左手食指抵唇一脸的笑意特别是那双眼目。

“我好像还有工作我回屋先”我麻利的跳起火箭的速度冲回卧室。

“你悠着点可别憋出了内伤”说完便是一串笑声害我羞红的脸颊又粉上一层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全是后悔外加臭骂自己傻缺。想做点什么可一想到那张脸刚刚的事情又全历历在目让人静不下心来。

“呆呆姐你不会打算一辈子窝在卧室吧”房门口传来城述的催促提醒着逃避现实自我催眠的自己。

真的是很尴尬虽然事情就这么过去谁也没有去提可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就算选择望去也不能抹去它的存在。我们还是依旧会小打小闹但却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悠哉会多想会刻意回避。

“姐你是不是在躲我”吃饭时城述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我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直接的问出来真想看看这家伙的构造发生那样的事却跟个没事的人儿似的。

“别自大了”我死不承认心里的玄绷得老紧连看他的胆色也没有低头猛扒着碗里的米饭。

“你脸要贴到饭上啦”城述只觉得无奈到又忍不住好笑还有就是揪心。

“哦”我愣头愣脑的应了一声。

“下午没事就回来早点吧”

“我尽力”我不喜欢承诺因为我讨厌承诺了却做不到的人更讨厌明知故犯的自己所以我只能尽力。

“我等你”好嘛就因为早上那一出这一整天又魂飘了。总是忍不住好奇忍不住猜测、幻想连篇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又不知道在胆却什么对未知的恐慌止步。

面对未知我是期待与却止的深深吸了口气才开的门没有看到城述本人想也不用想我也能知道他在哪里我打开我的房间这家伙果然睡的正香我就纳了闷我的房间有催眠功效不成。我走进坐下仔细的瞅着这个差上4岁半的某生物居然觉得有些的可爱。

“呵呵呵”控制不住心里泛起的恶趣味用头发挠对方的鼻子看到城述睡梦被扰的模样止不住偷乐。

“适可而止了”城述一把抓住作乱的爪子缓缓起身沙哑的声音同蒙着不爽的眼神让我对这家伙的起床气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可气的是我被震慑住了。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不是你让我在点回来的”找了个转移的话题就抛了过去只想这一刻快些过去。

“等我一下”城述让我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一面很陌生却暴躁的很有个性。我跟着洗漱过后的城述来到了楼下他带我走到一辆轿车前。“上次问你就想给你你买啦”他一字一字的说道。

我想起上次接城述的事来因为车的事我还讽刺了这家伙却一点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这样的想法他的所作所为只是让我看上去更加的可怜可笑。

“你这家伙是多想我看上去多么的不是人”说出这句话的我是感动的感动明明知道我不懂得他的好还是选择傻子的行为明明还做出了伤害的行为去不在乎回顾这段时间感觉真正孩子的原来是自己。

“什么鬼”他用不懂的眼神看着我一副不知道我说些什么的眼神。

“不懂算啦”我讨厌某些难说出口的话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说本就很难脱口的话而第二遍需要更大的勇气。

“认真听我说好吗有些话我希望我们之间都能够摊开。”看的出他很纠结也看得出要说出口的话的严肃。

他散发的气息同样感染到了我我收起平时一贯的嘻哈。我心里多少预感到了一些紧张感布满全身我很担心他会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准确的说我自己很犹豫在yesorno之间难以做出抉择。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的不可能可是我喜欢你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是怎么的感受我不会勉强你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我是不成熟想的也不多但是我想的就只是好好对你。我也知道要你接受很难但是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好吗”他盯着我一口气说完便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会想想的”我觉得在这件事上他比我做的还要好也看得出他有站在我的角度去考虑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番话。不过也正如他所说的他只想和我在一起可是我考虑的会更多。年龄虽然说女大三抱金砖但是能有几个女的会不在乎。其次没有安全感在城述身上我完全感觉不到一直走下去的自信尽管我知道我对他有非友情的好感但是理智区告诉我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我想拒绝可又怕后悔所以开不了口。

“我等你”强而有力的臂膀将我拉进了一个厚实的臂膀我任由他抱着他是感谢这一刻而我是享受这一刻。我在纠结中带着感动等待他松手。

“真心的我是感动的可是太贵重了”这是我这么大来收到的最贵的礼物理智说我不能收。

“不要退给我送给你就只是单纯的想给你”不论我想什么城述好像都能知道这样的他让我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更多是舍不得不愿意。

“开车不适合我”我没好意思说出实话只好减了个还算是适合的理由当然我还是希望他收回去心里是空的。

“为什么不适合”城述有些的失落在他看来礼物代表的是他个人被拒收就好比拒绝了他本人。

“其实我不敢上路”看得出城述有些的难过好像是因为我一直不愿意收他的礼物关系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去看待这件事不过容不得他满脸的忧愁。我见他木讷的盯着我我我不得不再解释“我一看到马路上的车就害怕你买的车也只能是放着而已。”

“那我就做你司机”他这才豁然开朗拒绝他并非想远离他不愿和他有牵扯只要不是他依然提的起信心。

没出息就心动了“我们先回去吧”我随便支了个理由回了房间我需要好好想想或许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急不得他适可的停止不在多问多逼。

我开始担心面对他了总是不得不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他问起我要怎么去回答他我开始怕见到他开始躲他但又不能太明显惹他生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没有想过要要求什么”他应该是被这段时间逼疯了面对他的质问我无话可说只是默默的接受。

“我很讨厌这样你总是不说要我怎么知道”他疯啦似的咆哮我害怕的有些哆嗦。

“我不知道”我多希望我是他可是我就是我我就是这样我做不到。

“就这么难吗”他像泄气的皮球没有了原有的活力与色彩。

“我能怎么办我拒绝不了可是我害怕我赌不起。我怂我认可是我能怎么办。”有些话说出来其实很更轻松一味的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相信我”他的面颊印在模糊的眼目里随着泪干而清晰如同迷茫中看到的灯塔越来越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