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中国股市灾难性的三周两点半惊魂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6:36 阅读: 来源:毛领厂家

中国股市灾难性的三周 两点半惊魂

对于下午3点闭市的A股而言,下午两点半就像一个死角,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会选择这个时候一击致命,让对手退无可退,抵挡力瞬间瓦解。这在本轮股灾十余个交易日中,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对于下午3点闭市的A股而言,下午两点半就像一个死角,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会选择这个时候一击致命,让对手退无可退,抵挡力瞬间瓦解。这在本轮股灾十余个交易日中,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7月2日下午两点半,当濒临崩溃的股民望着满盘皆绿的盘面迎来最后一跌的时候,具有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中国石油引领着“两桶油”和“四大行”忽然放量上攻,其中中国石油的股价一度接近涨停,最终收盘时大涨8.75%。  银子没有白砸,虽然当天沪深两市仍有将近1400只个股趴在跌停板上,但上证综指还是在最后半个小时收回了70个点,最终没有重蹈前一个交易日在最后半个小时一泻百点的覆辙。  然而危机并没有解除,主要问题是,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忽然找不到下家接盘了。尤其是在大量的配资平仓盘和股指卖空的双重压力之下,多头已经显得疲弱不堪,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引发连锁式反应,导致的结果就是股价难以遏制般急速下跌。  7月3日,上证从前一日的3900点下方急挫近300点,跌幅一度达6%,午后神奇翻红后转身就砸盘,收盘大跌5.77%。看来这一次,惊慌失措的投资者用脚投票已等不到两点半了。  惨烈的“多杀多”  从6月15日开盘时的5174点到7月2日收盘时的3912点,上证综指暴跌了24.4%,同期,深证综指跌去了28.8%,创业板指数则跌去了32.4%。  而实际上,多数投资者手中的股票要比指数跌幅难看得多。数据显示,上交所的股票当中除去82只停牌的个股,有780多只股票跌幅超过同期指数跌幅,占期间交易个股数量的80%;深交所这一占比也接近了80%。  在一些跌幅过大的个股当中,已经形成了配资盘、机构和散户之间的相互踩踏。  据记者了解,一些普通投资者通过场外配资建仓往往都没有标的股限制,特别是一些前期涨幅较大的次新股 ,吸引了大量的资金追捧,而与之相伴的是持股“坐庄”的机构资金,当整个市场进入下跌行情之后,机构资金为了止盈而急于抛盘,这引发了一部分配资盘的恐慌性抛盘。  “高杠杆融资盘大跌后遭遇强制平仓,这加剧了‘多杀多’恐慌抛售的恶性循环。”而机构和杠杆资金之间形成恶性循环,踩踏之间,最受伤的就是追高的散户。  在今年4月22日上市的创业板公司全信股份曾经一度收获25个涨停板,然而在这一轮暴跌之下已经砸出9个跌停板,从6月15日以来跌幅已经超过了60%。  在这一轮“多杀多”的恐慌性抛售当中,公募基金成为难以忽视的力量。在张忆东带领的兴业证券策略研究组看来,当股指下跌,引发基民、机构或者企业进行止盈,从而赎回公募基金,而公募基金的仓位又很重,不得不进行减仓,当大家都想减仓而无人加仓的时候,就会导致此前机构追捧的成长股发生连续跌停,这种跌停又会导致场外配资的杠杆资金无法卖出,于是继续引发配资盘的强平,如此反复恶性循环。  公募基金在内的机构资金止盈行为,引发了市场人士最为担忧的两个问题:首先是当一些中小标的股处于跌停板而无法抛售的时候,就必须抛售那些尚未跌停的蓝筹股,这会加剧股指的下跌;另一方面,机构资金往往会选择在股指期货上进行对冲操作,这又引发了股指期货上的多空失衡,进一步增加了股指现货下跌的压力。  7月2日午后两点半,“两桶油”和“四大行”股价的忽然上冲,也被市场理解为是多头对于眼下股指做空力量的反击;当天晚上9点,证监会则再次表态:“决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对涉嫌市场操纵,特别是跨市场操纵的违法违规线索进行专项核查。对于符合立案标准的将立即立案稽查,严肃依法打击,涉嫌犯罪的,坚决移送公安机关查办。”  配资盘命猝两点半  证监会的半夜喊话将市场的注意力投射到股指期货之上,而最近几天来在股指期货上的放量交易也被认为是这一轮股市暴跌的元凶。  作为这个市场上嗅觉最为灵敏的配资盘,当股指期货上的做空力量与现货市场上的配资盘形成互动时,上演了7月1日经典的“两点半行情”。  7月1日下午2时,股指期货IC1507合约开始急速下跌,带动上证和深证从两点半开始急速下跌,上证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跌去150个点位,而当天的IC1507合约最终以跌停收盘。  事后有分析人士认为,股指期货的下跌引爆了现货市场上的场外配资盘和场内融资盘,场外配资盘的强平放大了股价下跌的效应,而大量配资盘的强平也引发了当天下午两点半之后的股指暴跌。  据记者采访业内人士了解,一般来说民间配资都是个人对个人,双方在追缴保证金及平仓的时间操作上都相对灵活,由于午后两点到三点之间一般是配资公司的结算时间,因此该时段的平仓操作也较为集中;在这个时间之前,配资公司会整理出一批未追加保证金的“平仓户”名单。也就是说,午后两点或两点半之后,往往都是配资公司的平仓时间。  “如果客户触及平仓线没有补,我们就会平仓,因为怕第二天低开跌停,卖不掉,存在‘穿仓’危险。”一家配资公司的高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很多瞬间跌停的股票基本都是配资平仓甩出去的。”华东地区一家大型配资平台负责人陈伟 (化名)对本报记者解释称。  另外,由于很多配资公司借道伞形信托 ,而信托的平仓时间点也影响到大盘 .  据了解,一般每个交易日的早晨9点半都是前一交易日达到警戒线的账户追缴保证金的时间,如在10点半之前未能补上,下午一点开始也会陆续被平仓;而一个伞形信托被平掉,意味着其母账户下所有子账户的股票将都被平仓,影响面甚大。  “7月1日收盘之后很多信托公司都来不及通知每个客户追缴本金,因为通道客户太多了,就把任务压到券商去,券商都在加班加点,把可能预警的客户全部剔出来。”陈伟称。  陈伟告诉记者,他自己公司账上还有几千万元,以便随时追缴伞形信托保证金,而如果大盘继续大跌,一些小型配资公司将遭遇平仓而关门。  囚徒困境  尽管监管层最近几天来已经连连出招,试图提振市场信心,但是整个市场的风险仍旧没有被排除,而这个风险的根源就在于高估值下的供需失衡。  在目前的股指期货三大主力合约中,跌幅最大的往往都是IC1507合约,而究其原因,期货业内人士认为,相对于沪深300(IF)和上证50(IH),中证500(IC)的主要标的股涵盖了中小板股票,而其他两只合约的主要标的股都是大盘蓝筹股,眼下,中小板股票的估值较高,而前期获利资金为了锁定盈利进行对冲操作的可能性也较大。  而当市场新进入的资金越来越少时,现有获利盘之间陷入到了一场囚徒的博弈之中。  根据中登公司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底,在沪深两市开户的投资者数量已经超过了9000万人;其中,6月23日至26日的一周时间之内,新增投资者数量只有49.92万人,这一数据已经远远低于6月份前三周149.9万、141.3万和99.2万人的新增投资者数量。  与此同时,随着整个市场的剧烈动荡,一些资金选择了持币观望。从数据上来看,在5月份的时候总计8500多万名A股投资者中有4564万人持有股票,其中4100万人在此期间进行了买卖操作,占比超过48%;而到了6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将近8942万开设A股账户的投资者中,只有2872万人进行了买卖操作,占比下降到了32%。  大股东要减持,机构要止盈,强大的卖方压力之下,买方力量显得羸弱不堪。  7月3日,虽然有中国石油的奋力护盘,然而截至中午收盘时仍旧有超过1000多只个股触及跌停,这对于巨大的场内融资盘和场外配资盘来说,压力倍增。  当整个市场已经呈现出二八分化,是该相信国家队进场护盘,还是继续畏惧于仍未释放完毕的获利盘?  对于这个问题,接受记者采访的券商投资顾问态度不一,但是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可以采取谨慎出击的策略。  7月3日,有股民在自己的微博上引用了当天刚刚上映的陈凯歌电影《道士下山》中的一句台词聊以自慰,“不择手段是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

新加坡alevel

alevel考试时间

alevel辅导培训班

相关阅读